另見巨額反洗錢罰款!這家資產近萬億的銀行被罰款1948萬

中國基金報記者 王建薔

又見千萬級別反洗錢巨額罰單。

日前央行公布的罰單顯示,北京農商銀行因存在為身份不明的客戶提供服務或與其進行交易等四項違法行為,被罰近2000萬元,同時兩位時任副行長也受到處罰。

據了解,反洗錢行政處罰中,為身份不明客戶提供服務或者發生交易是經常被處罰的一種行為。

在整體反洗錢違規情況更加嚴重的背景下,銀行在反洗錢上的違規情況比支付機構更加嚴重。面對嚴峻的形勢,監管正在加快完善相關法規、加大對相關違法違規行為的懲治力度。

為身份不明客戶提供服務等

北京農商銀行被罰1948萬

9月30日,央行公布的罰單顯示,北京農商銀行因“四宗罪”被罰款近2000萬元,相關責任人同時領罰。

具體來說,北京農商銀行有四項違法行為,分別是為身份不明的客戶提供服務或進行交易,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提交大額交易或可疑交易報告,未按規定履行保存客戶身份信息和交易記錄義務的。

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對北京農商銀行處以罰款1948萬元。

此外,于當時為北京農商銀行副行長、監事會主席,對上述違規行為負有責任,被罰款12.8萬元。曾林峰時任北京農商銀行副行長,對上述違規行為負有責任,被罰款3.2萬元。

作為“四大”農商銀行之一,北京農商銀行的資產規模截至今年6月末達到9938.45億元,逼近萬億大關。

英國《銀行家》雜志發布的“2020年世界銀行1000強”榜單顯示,北京農商行資產規模排名第146位,一級資本排名第176位,比上年上升2位。位和 11 位。

或涉嫌觸犯反洗錢紅線

一位長期服務金融機構相關案件的執業律師表示,北京農商銀行或違反反洗錢方面相關規定。

他介紹到,“反洗錢行政處罰中,為身份不明客戶提供服務或者發生交易是經常被處罰的一種行為?!?/p>

《反洗錢法》第 16 條第 5 款是金融機構這一義務的來源。該款規定,金融機構不得為身份不明的客戶提供服務或進行交易,不得為客戶開立匿名賬戶或假名賬戶。處罰的法律依據是《反洗錢法》第 32 條。

《反洗錢法》第十六條規定的與身份不明的客戶進行交易的行為包括“提供服務或者與其進行交易”,第三十二條規定的處罰表述為“與身份不明的客戶”進行交易或公開匿名或客戶的假名帳戶”。

他表示,自己沒有向身份不明的客戶提供服務或交易、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保存客戶身份信息和交易記錄等違法違規行為,未按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的。做好了客戶識別工作,但還沒有建立起完善的客戶識別制度。

“只有采取相應的反洗錢措施,才能避免被洗錢的犯罪分子利用,才能更好地開展業務?!彼a充道。

央行密集向銀行發放反洗錢罰單

近期,中國人民銀行密集向發放反洗錢罰單。

9月8日,央行長春中心支行發布新罰單,長春寬城融匯村鎮銀行、長春高新惠民村鎮銀行、長春二道農商村鎮銀行等三家銀行因反洗錢不力等被罰。

綜合來看,3家銀行未按規定提交大額交易報告或可疑交易報告,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人們受到懲罰。

9月1日前,深圳央行共開出15張罰單,處罰銀行2家、支付機構3家、個人10人。罰款和沒收科目和個人1372.95萬元,罰款和沒收科目1310.1萬,個人62.85萬。

其中,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維護客戶身份信息和交易記錄等反洗錢違規行為是罰款的主要原因。其中,建設銀行被罰款204萬元,浙商銀行被罰款98.1萬元。除了Beyond支付機構外,銀行仍然是反洗錢關注的焦點。此前,7月份,建行大連支行也因反洗錢不力被罰款95萬元。

此前,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江西分行因違反反洗錢管理規定,未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保存客戶身份信息和交易記錄,被央行南昌中心逮捕,未按規定提交可疑交易報告的。支行被罰款92萬元,央行南昌中心支行也分別對4名責任人處以罰款。

事實上,今年以來,已有多家銀行因反洗錢不力等因素被央行處罰,其中不乏巨額罰款。例如,2月中旬,央行宣布對民生銀行和光大銀行進行兩筆數千萬元的反洗錢罰款。同時,兩家機構共有20人被罰款。

其中,民生銀行被罰款金額最大,達2360萬元。民生銀行存在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保存客戶身份信息和交易記錄、未按規定報告四項違規行為。大額交易報告和可疑交易報告,與身份不明的客戶的交易。

光大銀行還因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保存客戶身份信息和交易記錄、未按規定報送大額交易報告和可疑交易報告、身份不明等被罰款1820萬元顧客。四次違規交易受到處罰。

對比來看,這次北京農商銀行的違法行為與這民生銀行、光大銀行總體一致,處罰金額也比較接近。

反洗錢形勢嚴峻 銀行成為重災區

我國反洗錢形勢嚴峻。

根據央行反洗錢局印發的《2019年中國人民銀行反洗錢監督管理總體情況》,2019年,央行共開展專項反洗錢工作658次。反洗錢執法檢查和反洗錢綜合執法檢查1086次。違法機構525家,罰款總額2.15億元,同比增長13.7%。

而隨著整體反洗錢違規情況趨于嚴重,銀行在反洗錢上的違規情況比支付機構更加嚴重,銀行隨之成為監管打擊的重災區。

具體來看,反洗錢局處罰銀行422家,罰款合計1.54億元;而支付機構則處罰了11家,罰款合計3085萬元。合計罰款金額方面,銀行是支付機構的近5倍。

今年以來,隨著新冠疫情的爆發,境外賭場、賭博網站加大對我國公民招賭力度,反洗錢合規成為整個支付行業的焦點。

目前,銀行卡收單市場存在很多問題及風險,主要是不法商戶的洗錢及恐怖融資、跨境賭博、網絡賭博、色情平臺、互聯網銷售彩票平臺、非法外匯等非法交易風險。

對此,監管也在推進相關法規逐漸完善。

6月,中國人民銀行印發《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加強支付受理終端及相關業務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標志著支付受理終端監管升級,嚴防跨境賭博、電信詐騙等違法犯罪行為。高壓情況。

編輯:連陽